2018-6-13 7:57:00

  当前,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已跻身国际六大世界级城市群,是“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重要交汇地带,在国家现代化建设大局和全方位开放格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既是全球世界级城市群发展的经验,也是国家确定的重大发展战略。金融一体化是经济一体化的核心,推进金融政策、金融要素市场、金融数据和信息、金融人才的一体化发展是金融一体化的重要内容。长三角金融发展优势与挑战并存,借鉴全球经验,发挥政府搭台合力、探索多元化融资方式、充分用好资本市场、实现金融功能错位发展是可行的方向。

  “一体化”是长三角经济重要发展战略

  1、促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已成为共识

  2016年国家印发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指出,要发挥长三角对全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和引导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创新引领率先实现东部地区优化发展,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

  长三角三省一市加强紧密合作,共同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同志上任后与苏、浙、皖进行对接,提出“规划对接、战略协同、专题合作、市场统一、机制完善”五个着力点推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并牵头组建长三角区域合作办公室,制定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

  长三角一体化取得阶段性成果。6月1日,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在上海召开,审议并原则同意《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和《长三角地区合作近期工作要点》,标志着长三角一体化推进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2、长三角合作基础扎实,具备一体化发展条件


……
2017-11-1 8:11:00

  要深刻理解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重大转变,把握我国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发展的基本矛盾和发展方向。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主要问题已经不再是规模、数量和在经济中的占比问题,而是金融市场发展不均衡、结构不合理、运行效率不高、服务质量较低等问题。

  证券界要在尊重金融市场发展基本规律和金融全球化发展趋势基础上,认真研究我国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发展的特殊环境和特殊使命。既要看到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差距,努力汲取世界最先进的金融市场发展经验,也要看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优势。

  要进一步提高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的战略地位。在现代经济体系中,发展实体经济是核心。实体经济发展对土地、能源资源和资金的依赖度将逐步下降,对资本、技术和人才的依赖度将逐步提高。推动企业资产资本化,推动资本社会化,是现代经济体系下实体经济对资本市场的最重要需求。

  学习好并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证券行业最核心的政治任务。党的十九大作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的重大判断,提出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定了新时代的新目标新任务,进一步指明了党和国家事业的前进方向。证券界应该在认真学习、深刻领会的基础上,结合我国证券市场改革发展实际,作出战略部署,全面贯彻落实好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要深刻理解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重大转变,把握我国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发展的基本矛盾和发展方向

  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这一判断具有重大战略意义,表明了中国发展的历史新方位。

  同样的,经过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我国金融市场发展也出现了许多新特点。我国金融市场规模已经位居全球第二,商业银行规模全球第一,外汇储备全球第一,债券存量规模全球第二。我国金融业增加值在经济总量中的占比已经位居世界前列。我国货币资产规模全球第一,经济的货币化程度已经很高。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基本矛盾也体现了新时期我国社会基本矛盾的特点,表现为人民和实体经济对金融市场的多元化高质量的需求和金融市场产品服务供给不充分不均衡的矛盾。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主要问题已经不再是规模、数量和在经济中的占比问题,而是金融市场发展不均衡、结构不合理、运行效率不高、服务质量较低等问题。

  因此,我国金融证券界,必须要根据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结合我国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的发展状况,把发展的指导思想转变到全面优化金融市场结构、提高金融市场运行效率和提升金融服务品质上来。

  要深刻认识我国金融市场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经济体系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必须要充分体现中国特色和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证券界要在尊重金融市场发展基本规律和金融全球化发展趋势基础上,认真研究我国金融市场和证券市场发展的特殊环境和特殊使命。既要看到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差距,努力汲取世界最先进的金融市场发展经验,也要看到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优势。


……
2017-5-23 8:12:00


  ■我国金融市场出现的这些新需求,本质上是金融市场服务实体经济、金融机构服务金融投资人、金融各业分工合作加强的表现,是符合金融市场发展规律的。为满足这些新金融需求而进行的金融工具和金融业务的创新,基本方向是正确的,不能因现在要加强金融监管,控制金融风险,就彻底否定这几年金融创新的基本成就和主流方向。

  

  ■加强金融监管必须处理好金融创新中的“破”和“立”的关系:对于满足实体经济的投资融需求、满足居民财富管理需求、推进金融科技创新、推动金融各业的分工和合作、优化金融资源配置、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金融创新要支持,各种相关的规则和监管制度要“立”起来;对于利用制度、监管和市场机制不完善的“空子”,开展各种不正常的套利性业务,聚集过大风险的业务和不当行为,则要旗帜鲜明地加以破除。

  加强金融监管,控制金融风险,必须正确处理好这几年金融创新中的“破”和“立”的关系,必须认真总结金融创的经验教训,客观评价创新成果,正确评估创新风险,逐步矫正创新方向,引领金融市场继续创新发展。

  的确,当前我国金融市场上相当一部分风险蕴藏在这几年金融各业的创新业务成果中,蕴藏在迅速发展起来的超过一百多万亿的广义资产管理规模中。这庞大的资产管理规模蕴藏着复杂的投资主体、产品结构、投资链条和纵横交错的投资关系,存在着不少监管漏洞和监管空白,成了当前整治金融风险的重点领域。一些人认为,当前我国金融市场上尤其是资产管理市场上存在的一系列重大风险隐患,完全是由于这几年我国金融市场上错误的创新导向导致的,是金融机构在短期利益驱动下采取各种套利行为所引发的,从而彻底地否定了金融各业的创新创业活动的成就,这种观点是有失偏颇的。我们不能犯倒洗澡水连孩子都一起倒掉的错误。我们需要检讨这几年金融各业创新创业中存在的问题,彻底摸排和梳理其中存在的风险,完善制度、流程和监管,但是也必须充分认识到金融创新并不是金融各业盲目行为和单纯利益驱动的结果。

  金融创新的核心驱动力主要来源于社会对金融市场的新金融需求。这几年,随着我国金融机构的财富管理化、企业融资结构的多元化、金融支付和交易手段的互联网化、金融各业经营的混业化以及人民币的国际化,企业、居民和金融主体都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金融需求。金融各业正是在新金融需求的引领下和金融监管部门推动业务创新政策的鼓励下,开展了一系列业务创新活动,形成了大量新的金融产品和投融资工具。

  

  新金融需求仍然是金融各业创新的核心驱动力,新经济、新科技、新金融的发展步调基本一致

  首先是实体经济产生了巨量的非标融资需求。非标融资需求的出现和爆发,是在标准融资渠道和工具无法满足实体经济需要的情况下,实体经济主体和金融机构相互合作创造出来的非传统的融资工具和方式。


……
2017-4-20 8:04:00


  自2015年以来,经过一系列市场波动的阵痛以后,我国金融市场的重大结构关系正在发生改变,呈现出了五个方向性的结构优化:金融行业转型和实体经济转型开始同步、实体投资收益率开始高过金融投资、直接融资正在快速上升、资产管理规模开始消肿、国内金融投资收益率与全球逐渐接轨。

  中国金融市场出现的五大结构优化,是经济转型对金融市场产生深刻影响的结果,是中国金融市场功能转型的结果,这些变化都是方向性和趋势性的。金融各业都应该从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出发,认真研究和把握金融市场结构变化的趋势,准确定位在未来金融市场上的业务优势,更好服务于实体经济。

  今年,中央政府将推动金融服务实体、金融服务国家战略、严控金融风险作为指导金融业发展的政策主基调。金融风险首先蕴藏在金融市场的结构扭曲上。自2009年以来,我国出现了实体经济转型和金融行业转型不同步;利率周期和实体经济周期不同步;中国利率周期跟全球利率周期不同步等问题。在金融市场的创新上,金融各业没有秉承金融创新服务实体、金融创新从国情出发的宗旨,出现了金融各业为了获取利率周期扭曲、融资渠道扭曲、投资扭曲下的业务机会,竞相比赛创新力度和投资开放程度的创新导向,产生了严重的盲目创新现象。中国金融市场重大结构关系出现了严重扭曲,蕴藏着较大风险。

  自2015年以来,经过一系列市场波动的阵痛以后,我国金融市场的重大结构关系正在发生改变。金融行业开始出现系统性转型,金融市场的结构变化与实体经济转型开始同步。重大金融结构扭曲现象开始得到矫正。因金融结构扭曲所导致的潜在金融风险得到一定程度的释放。总体来看,当前我国金融市场出现了五个方向性的结构优化。

  储蓄开始大于投资,利率出现了大幅度下降,金融行业转型和实体经济转型开始同步

  我国实体经济从2011年开始步入转型期,外需逐步下降,制造业增速放慢,经济增长率逐年下台阶,企业效益明显滑落,内外需经济结构发生剧烈变化。但是我国金融市场和金融行业并没有同步转型。利率不但没有随企业效益下降而下降,甚至出现了结构性上升,银行加权贷款利率逐步攀升,高点达到7.3%,信用债发行利率在6%—9%,非标融资平均成本超过10%,小贷公司贷款利率超过20%以上。企业融资成本快速增加,债务率快速上升,使实体经济不堪重负。尽管中央政府和宏观调控部门采取了一系列降低资金成本的措施,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在实体经济出现显著下滑的同时,金融业却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期:利率高、利差大、通道融资大发展、资产管理急剧扩张、业绩大幅度提升、金融行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也快速上升到了近9%的全球罕见值。


……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10篇日志/页 转到: